? 第476章 最后的道别-官道红颜 开元棋牌骗局_开元棋牌kG_开元棋牌有什么技巧

官道红颜

第476章 最后的道别

西楼月2017-5-14 23:47:3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顾秋和王为杰,杜小马在吃饭的时候,何汉阳打电话过来,说想见他一面。

????顾秋说,“我和朋友在一起吃饭,要不你过来?”

????何汉阳当然不好意思过来,他就道:“没关系,我等你。”

????杜小马问,“他们长宁的问题解决了没有?”

????顾秋说,“估计有点县,刘长河这人心眼小,急于求成,在想二三年之内,把长宁搞上去,反而让长宁县负债累累。”

????王为杰说,“长宁县的财政大权,一向由刘长河做主,何汉阳只管人事,对于刘长河来说,权力有点失去约束。现在他四处贷款,将来恐怕是个麻烦。”

????杜小马没说话,他对长宁的问题不是太了解。

????三人在吃饭的时候聊到黎小敏的问题,王为杰道:“小敏在生了吧?”

????他们是去年年前结的婚,算算时间,已经差不多快到了。

????杜小马点头,“就这几天。”

????两人笑了起来,“终于要做爸爸了,杜省长开心了。”

????这段时间,杜夫人一直留在长宁,因为媳妇要生了,她格外重视。这可是他们杜家,最年来最大的喜事。

????顾秋倒是好久没见到黎小敏,也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模样。听杜小马说,黎小敏要生孩子了,他就想给孩子送个礼物。

????八点半,顾秋说,“我先走一步,何汉阳还在等我。”

????回到车上,顾秋给陈燕打电话,“黎小敏在生了,你帮我准备一下。”

????陈燕说,“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,要是知道性别的话,送礼就方便些。”

????顾秋道:“就这几天时间,你可以等到她生了再去。”

????陈燕说行,问顾秋,什么时候有空?

????顾秋明白她的意思,“陈县长啊,我倒是有空,就怕你没空。”

????陈燕说,“你有话就过来啊,好久没过来看我了吧?”

????顾秋笑,“这种现象不多,很不正常哦!”

????陈燕娇嗔道:“就你思想坏,得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????顾秋笑着挂了电话,车子经过茶语轩,楼上一片漆黑。

????他从窗口看了好久,想到夏芳菲的模样,不由有些失神。

????一楼的门口,挂着一块牌子,写着,门面转让。

????顾秋的心里一跳,茶语轩要转让了?

????不知为什么,顾秋心里竟然有些不舍。

????车子开过去,何汉阳在另一家茶楼里等。

????顾秋来了,何汉阳朝他点头,“终于把你等到了。”

????顾秋问,“何书记有什么指示?”

????何汉阳笑得很勉强,“别这么说,现在我哪能指示你啊,你都已经是省纪委的主任了。”

????顾秋道:“你还是我的老领导嘛,我记得的。”

????何汉阳说,“今天我是找你来帮忙的。”

????顾秋故意装傻,“开什么玩笑?我不信。”

????何汉阳拿出包烟,“来一支吧,抽了烟再谈事。”

????顾秋伸手拿了支烟,“到底是什么情况,让你如此不得开心颜?”

????何汉阳叹了口气,“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,长宁县那点事,搞乌烟瘴气的。当然,我不是推卸责任,我也有错。”

????他还没说原因,就先自责了。

????顾秋觉得好奇怪,何汉阳说,“长宁县本来是全市第二大经济体,但是这段时间,政府把路子铺得太广,步子迈得太大,很多工程项目同时上,如此一来,资金紧缺,很快就周转不成了,我真担心这些项目,都会变成烂尾工程。”

????顾秋明白了,“看来是缺钱。”

????何汉阳说,“教师罢工一事,已经说明问题很严重,他们已经把资金挪用到如此地步。我不看还不知道,昨天去查了一下,简直是不知道怎么来形容。”

????顾秋心想,这个窟窿恐怕是一时半会,补不上去了吧。如果要救活这场面,只有继续加大投资力度。

????顾秋说,“光靠贷款也不是个办法,得引进外资啊。把人家的钱拿过来,干自己的事。这不就解决问题了?”

????何汉阳摇头,“哪这么容易,据我目前的估计,扯大了,至少有好几十个亿的窟窿。”

????顾秋猜测,他这还是保守数字。

????当时刘长河看到自己贷款,几千万他都要分一杯羹的,现在看来,情况的确不容乐观。

????何汉阳道:“希望你能出面,想办法贷点款,否则这些项目没有资金周转,项目运作不起来,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。”

????顾秋当然知道,凭着长宁县的资金实力,你只能一步步来,一个一个项目去搞。刘长河这小子贪功冒进,把几十个项目一齐上,这个把自己搞死了吧?

????顾秋没有吭声,他在分析问题。

????何汉阳抽了口烟,“只有你能帮我们了,如果你不帮忙,拖到年底,长宁肯定要出大问题。”

????顾秋说,“这么大的资金量,去哪贷?”

????何汉阳心道,以你省委书记未来女婿的名义,有什么搞不定呢?银行肯定会给面子的。

????心里这么想,眼睛就看着顾秋。

????顾秋抬起头,“还是把这些项目分包出去,或者卖掉。只要他们按要求和设计完成,亏一点就算了。”

????何汉阳摇头,“等项目卖出去,只怕来不及了。一些商人很精明的,喜欢拖,一个项目谈下来,没有几个月半年的,根本不要想。”

????顾秋看着何汉阳,当初他当县长的时候,曾经一度被汤立业压制,几年没有抬起头来。

????现在当了县委书记,居然把财政大权放任,一个县委书记,也不能太放权,该抓的要抓起来。

????政府那边的事,你也可以插手啊!

????财政,人事,政法,纪检,都可以抓起来。当初汤立业抓你,你就不知道抓人家?

????顾秋说,“现在只有两条路,一边贷款,解决燃眉之急,另一边想办法搞招商,把那些项目卖掉。政府要这么多项目干嘛,卖给那些商人嘛。反正他们又搬不走。”

????何汉阳说,“我也这么想,但目前只能先救急。”

????顾秋想了想,“那明天一起回省城吧,会会人家行长。”

????何汉阳一个劲地道谢,顾秋心里想,这个刘长河啊,真不合适当县长,他只能当副职。

????这种搞法,劳命伤财,跟杨广一样的。顾秋最郁闷的,还是他为人太小气,没度量。

????两人在茶楼里,坐了好久,怕有二个多小时。顾秋决定明天去找女行长,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。

????杜省长在省城,接到女行长的电话,他就来到茶楼,女行长拿出一个小小的袋子,“听说你家儿媳妇要生了?这个送给小宝宝的。”

????杜省长问,“什么东西?”

????“看看嘛!”

????杜省长拿出来一看,赫然是一套银行发行的,十二生肖版,纯金的。

????一套纯金的十二生肖,价值不菲。他马上道:“太贵重了,这怎么行?”

????女行长的手搭在杜省长手背上,“我们之间还说这个?对你,我还会小气吗?”

????杜省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女行长轻轻地拍拍他的手背,“一文!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????杜省长抬起头,看着女行长,女行长轻轻一笑,“我爱你!”

????杜省长心情竟然有些沉重,这段时间,女行长很反常,语言中总是带着一些莫名的悲彻。

????“你能说一句话吗?这么多年,我盼这句话很久了。”

????杜省长都不知道怎么开口,只是问,“你究竟怎么啦?”

????女行长微微一笑,“没什么,就是想听听这句话,能从你嘴里亲口说出来。”杜书记说,我不善于言词。

????女行长苦笑道:“算了,我也不必你,你啊,什么事都闷在心里。”她眨了眨眼,“我很高兴,这辈子还能与你重逢。”

????说着,她看看表,时间不早了,站起来朝杜省长走过来,俯身下去,在杜书记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我走了,亲爱的,别忘了,我一直爱着你。”

????杜书记正要跟出去,女行长说,“不要出来,等半小时再走。”

????看到女行长离开的身影,杜省长站起来,走到窗口。两辆京城牌照的车子停在那里,女行长一下去,立刻有人开门,临上车,她还回头看了眼。

????笑了下,弯腰钻进车里。

????杜省长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慌,她这是要跟自己最后的道别,他冲下去,车子已经远走,消失在城市的夜幕下。

????ps:第二更求花!只差九朵一千了哇!

????感谢江世恒兄弟打赏588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