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八十六章 官太太的素养-官道红颜 开元棋牌骗局_开元棋牌kG_开元棋牌有什么技巧

官道红颜

第八十六章 官太太的素养

西楼月2017-5-14 23:19:5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八十六章官太太的素养

????谢步远被县局带走的消息,很快就传到了谢毕升耳朵里。

????自从上次的丑闻爆发后,谢毕升被革职,现在他每天呆在家里,无所事事,等待风声过后,再寻找机会重新出山。

????对于自己被老婆捉奸在床一事,谢毕升也没有停止暗中调查。以谢毕升的为人,当然不会放过陷害自己的人。再加上他大儿子谢志远是派出所所长,把这件事情好好分析一遍,觉得顾秋也有嫌疑。

????其实整个事件,看起来也算是天衣无缝。没有举报电话,没有故意栽脏,都是因为汤梅醋劲太大,引发了这场灾难。但谢志远毕竟是警察出身,很快就从这中间发现疑点。

????为什么自己老妈打电话过去,会是那个坐台小姐接了呢?

????正因为这一点,让谢志远产生了怀疑。

????而这个问题,顾秋也考虑过了,如果不是小姐接了电话,谢毕升看到是家里的号,肯定就会阻止两名小姐发出声音,或者他会一个人躲到别处去接电话,如此一来,就产生不了这个效果。

????这个破绽,还是让人给发现了,谢志远由此怀疑上了当时ktv里的几个人。

????哪知道谢步远这小子太冲动,直接就带人杀到招商办。

????谢毕升叫大儿子去保人,没想到上面居然没有同意。谢志远找到彭局长,彭局叹了口气,“这件事情不太好办,小杜亲自打了招呼啊。”

????彭局扔了支烟给他,“这次上面派了一个调查组下来,弄得我们都很被动。”

????调查组下来的事,谢志远也知道,主要还是紫荆园失火的案子。当初何县长的意思,是主动向上面汇报,立刻处理。可汤书记死活要把这件事情拦下来,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说何县长手里有很多对他不利的证据,因此他立刻出动了全部力量,试图阻止何县长举报。

????谢志远见彭局不肯松口,只好回去跟老爸商量。

????谢毕升听了,气得跳起来,“真是人走茶凉,我这还没走呢,他就不卖账了。”

????汤梅在旁边说,“姓彭的这是什么意思?他这个公安局长,还不是靠我哥提上来的?我这就给他打电话,看他放不放人。”

????汤梅一向很泼辣,五十几岁人了,那性子跟一个农村野妇没什么区别。

????彭局正准备去市委,电话响了,一看是谢家的号码,就在心里叹了口气。他知道这个电话八成是汤梅打来的,如果不接,她势必就会跑到办公室来。

????汤梅的泼辣,众所周知。

????彭局只得接通了电话,果然,汤梅在电话里一顿劈哩啪啦的,不讲任何道理就把彭局给说了一通。反质问彭局,“我问你,放不放人?”

????彭局道:“汤大姐,您得考虑一下我们的难处。现在这件事情,人家招商办那边咬着不放,难啊!”

????“招商办到底是谁当家?不就是打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么?有什么了不起的。要不是他犯贱,我家步远会去打他?我看这小子再不好好教训一下,还反了他不成。现在我命令你,马上放人,否则我现在就去我大哥家,看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。”

????“我——”

????“啪————!”

????汤梅已经挂了电话,彭局一阵苦笑,他儿子打人还有道理了。

????不过他倒是听说,那个叫顾秋的年轻人,也不简单,居然敢公然抢了谢家预定的儿媳妇,这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

????其实这件事情,彭局如何不想从中周旋?

????只是刚才给杜小马打电话,杜小马一口回绝,明天再说。

????彭局就在心里想,你们斗,搞得我里外不是人。看来这个杜小马也不是等闲之辈,年轻人嘛,急功近利,好大喜功,他在安平调查,不搞出点成绩来,怎么回去交差?

????直到下午三点半,汤书记打电话过来,跟杜小马说了一阵。杜小马道:“咦,这件事情彭局不能作主吗?他也真是,都是自己人,干嘛这么较真?小事一桩,小事一桩。”

????汤书记打这个电话的时候,彭局就在他办公室。

????汤书记放下电话,摇了摇头,这个小马年纪轻轻,就玩起这种心思。要不是因为他是杜书记的儿子,自己才懒得打这个电话。

????顾秋下午没去上班,听说谢步远被放出来了,他也没说什么。这样的事情,太正常了。以谢家在安平的势力,摆平这些根本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。

????这就是顾秋当时说的,万一自己被人家打伤打残了,人家照样可以抹平。

????在钱和权力面前,公理只是个摆设。

????顾秋光着膀子趴在沙发上,从彤给他擦药。

????肩膀上,背上,多了几道青紫色的印子。这些人下手极重,好多地方都肿了。这还算是顾秋机灵,身手不错,换了一般人,只怕早被他们放倒,打成残废了。

????从彤把红花油倒在手掌上,给顾秋揉着痛处。

????说真的,以从彤这样的大家闺秀,还真没有这样侍候过人。她已经很小心了,顾秋还是啊哟一声叫了出来,从彤皱起眉头,“很痛吗?”

????“当然痛啦!你能不能轻一点?”

????“我已经很轻了。再轻就没效果了。”

????从彤很用心,一双轻柔的小手,按住顾秋的肩膀搓揉起来。这一处是对方一根水管打的,顾秋忍不住啊了一声,“痛!!”

????从彤瞪大了双眼,“这样也痛?你是不是个男人啊?刚才打架的时候这么猛,现在我一个女孩子碰你一下,你就喊这么凶。”

????顾秋道:“好,下次我揉你的时候,你别叫痛!”

????从彤道:“我又不跟人家打架,干嘛让你揉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俏脸一红,伸手重重的拍了一把。

????“啊哟——你想谋杀啊!”

????陈燕听说谢步远带人杀进招商办,打伤了顾秋,她匆匆而回。刚到门口,就听到顾秋在屋里喊,啊哟——轻点,轻点,好痛!

????陈燕就傻眼了,不会吧?被逆推了?从彤有这么猛吗?

????第八十七章听到门铃响,从彤去开门。

????陈燕风尘仆仆赶来,“顾秋呢?”

????从彤朝客厅沙发上呶了呶嘴,陈燕走进来,“听说谢步远来招商办闹事?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看到顾秋背上那些伤,陈燕有些心痛。要不是从彤在,她肯定会扑过去抱住顾秋。

????顾秋要起来,从彤按住他,“别动。”

????又拿了红花油给顾秋揉,陈燕见了,“我来吧,你这样轻轻的,哪有效果?”

????陈燕毕竟大几岁,手脚麻利。

????从彤的确没干过这种事,只好让开。陈燕拿起红花油,往手心一倒,搓了几下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顾秋说,“我也不太清楚,这个疯子带着七八个人,冲进来又打又砸。啊哟——你能不能轻点。”

????陈燕道:“不重一点怎么行?别叫。让别人听见了,还以为我们两个把你怎么着了呢。”

????顾秋很听话,果然不叫了。

????从彤在旁边帮忙,看到陈燕这么用力,顾秋居然不吭半句,心里有些怪怪的味道。

????陈燕给顾秋搓揉,一切都那么自然,没有半点做作。

????从彤心道,陈燕姐该不会也喜欢顾秋吧?

????她站起来给陈燕倒茶。

????陈燕跟顾秋在谈话,她很快就了解到了整个过程,同时也在心里暗暗担忧,谢步远敢如此公然打砸招商办,凭什么?

????从彤愤然道:“谢家真是欺人太甚,简直无法无天。”

????顾秋碰上这种事,与她也有一定的关系。因此从彤自然站在顾秋的立场上。顾秋道:“别担心,他们崩达不了多久啦!”

????陈燕问,“你们调查组有没有什么进展?”

????顾秋道:“今天晚上见分晓。你们两个就留在家里,哪也不要去。”

????他看着从彤,“如果你不想回去,最好是去陈燕姐那里。”

????从彤点点头,“嗯!”

????陈燕有些奇怪,从彤在顾秋面前,居然如此老实?真没想到顾秋这坏小子调教女孩子蛮有一套的。

????夜,顾秋如约而至。

????紫荆园的门口,象往常一样停着很多车辆。

????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,手挽着成功男士,步入这繁华之所。在场的男子,无不风度翩翩,西装革领,昂首挺胸,展示着自身的实力。

????有句话说得好,没有魅力的女人,才会说男人*。没有实力的男人,才会说女人现实。

????的确如此,因此这里的女人,无不拼命往自己脸上抹粉,努力保持着自己年轻貌美的模样。男人们,也会用自己的各种方法和手段,来证实自己的实力。

????如今的社会,车子,房子,票子,权势正是男人身份尊贵的象征。

????顾秋刚刚上三楼,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,这些人都穿着黑一色的深色西服,双手交叉放在面前。一个个笔挺笔挺的,就象一尊尊雕塑。

????他们的目光,无一例外的望着同一个方向。

????汤洋蹲在那里,歪着脖子,戏谑地盯着倒在地上的李沉浮。李沉浮的身边,有一个被摔坏的相机。顾秋看了眼,没发现李沉浮的轮椅,因此他断定李沉浮应该是他们这些的抓上三楼的。

????汤洋伸手在李沉浮脸上拍了拍,“我说你完全是找死。李沉浮,你信不信我现在捏死你,只要一句话的工夫?”

????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,用脚踩住李沉浮的头,令李沉浮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。汤洋哼了声,“你要是想死,老子可以成全你。不过你得死远点,别弄脏了我的地盘。”

????李沉浮目光中,闪烁着仇恨,可惜,现在的他跟汤洋相比,实在是太弱了。

????“汤洋,你这个王八蛋,老子不会就这么死的,一定要看到你们汤家灭亡!”

????“只怕你没那个命!”

????汤洋哼了声,伸手拍拍李沉浮的脸,“你现在的是死是活,我说了算!”

????点了支烟,缓缓道:“要不是看在以前同窗的份上,你早就死了几百次了。李沉浮,你不是去上访吗?去告阴状吗?你去告啊?你这个废人,连陈燕都不要你了,你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????提到陈燕,李沉浮更是一脸愤怒。

????“你这辈子也不要想得到陈燕,你不配!”

????“我呸——陈燕那个女人,还不是手到擒来。老子今天晚上就把她搞到床上。你信不信?老子还要让你在旁边看着,我是怎么摆平她的。我要一件一件,去掉她的衣服,然后让她乖乖的躺在我的身下……”

????“好臭啊!”

????一个声音传来,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。谁这么大胆,敢在这里乱说话?众人望去,却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,双手抱在胸前,漫不经心地看着这边。刚才这句话,正是此人所说。

????“谁在这里放屁,这么臭!”

????汤洋抬起头,看清楚对方后,两眼迸发出杀人的目光,“又是你?”

????“没错,是我!汤洋,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残疾人士,算什么本事?亏你还是堂堂县委书记的儿子,此事传扬出去,岂不是丢了汤书记的脸?”

????汤洋站起来,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配在这里教训我!”

????看到顾秋的时候,汤洋在心里道,谢步远这小子也太没用了,带这么多人去,居然没有将他打残。

????顾秋道:“我才没这么好心情,教训人的事情,还是让别人去做吧!”

????自从上次在饭店外面碰到顾秋,在偷袭顾秋的时候,被他打了一耳光,汤洋从此就恨上了这小子。令汤洋想不明白的是,他居然敢送上门来?

????汤洋朝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,这些人立刻朝顾秋围过来。

????顾秋倒也不急,指着那名脚踩李沉浮的大汉,“把你的臭脚拿开!否则你就要倒霉了。”

????汤洋哼了一声,“死到临头还嘴硬,今天我倒是要看看,你怎么从这里飞出去。”

????看到这些人围过来,顾秋伸手一掏,亮出了一块牌子。“站住!我是市调查小组的成员,现在我怀疑紫荆园涉及色*情营业,暴力行凶。”

????汤洋心里一怔,这小子什么时候成为了调查小组的成员?如果情况属实,那么顾秋他就动不得,至少不能明着来。汤洋心里虽然有些害怕,但口气依然不小,“调查组又怎么样?你算老几?”

????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,“调查组的确不怎么样,但足够让你们全部去坐牢!”

????杜小马的身影,随着电梯缓缓出现。

????ps:我用最热烈的方式,迎接你们的到来!!!

????每一朵鲜花,每一个打赏,都是你们热情的拥抱!

????兄弟们,靠你们了!今天鲜花若能过百,明天继续爆发!吼吼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