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六十四章 陈燕的下落-官道红颜 开元棋牌骗局_开元棋牌kG_开元棋牌有什么技巧

官道红颜

第六十四章 陈燕的下落

西楼月2017-5-14 23:18:1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顾秋不知道当年这中间发生了什么,汤洋在这里又扮演了什么角色,他只能马上行动,寻找陈燕的下落。

????可到哪里才能找到陈燕的下落?

????如果真象李沉浮所说,那么陈燕在他们手里多呆一分钟,就多一份危险。

????在安平没有任何援助的顾秋,突然想到了一个人。

????或许,他能帮助自己。

????安平县里,有几家比较有名的娱乐场所。

????这些人气很旺的娱乐场所,一般都由一些当地有背景的人士所控制。每一个娱乐场所,多多少少都养了一些象黑波这样的社会混混。

????黑波就在这里当老大,管着不夜天这一片。

????包厢里,坐着十几个男男女女,黑波正和两名女孩子喝啤酒,一名小弟跑过来,“波哥,有人找你。”

????黑波很不爽,“谁啊?”

????“不知道,对方说只要你见到他自然就会知道了。”

????“草,好大的架子。”黑波放开身边的小妞,从包厢里出来。

????顾秋站在夜总会门口,低头点着烟。

????“我以为是谁?找我干嘛?”

????顾秋抽了口烟,“向你打听个事。”

????黑波大大咧咧的,漫不经心道:“说吧,但我不一定知道。”

????顾秋盯着他的眼睛,“汤洋在哪?”

????“你找他干嘛?”

????“这个你别管,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在哪?”

????黑波看着顾秋,满脸杀气,不由在心里有些奇怪,这小子居然敢找汤洋的茬?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

????汤洋是什么人物?他可清楚得很。

????如果自己冒然带着他去,会不会惹上麻烦?

????这个问题,可得考虑一下。

????哪知道顾秋扔了烟,狠狠地踩了一脚,冲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“说不说!否则老子跟你急。”

????“咳咳--”

????黑波哪料到他会突然发狂,被他捏得脖子喘不过气来。

????“你疯了!”

????拼命推开顾秋,好不容易喊出一句,又被顾秋一把卡住脖子,“今天老子就是疯了,黑波我告诉你,要是陈燕在他们手里出了什么事情,你也逃不脱干系!”

????“咳咳咳--”

????黑波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,提起膝盖朝顾秋小肚子上来了一下,顾秋吃痛,这才松开他。但是他很快就扑过来,呼--!

????一拳打在黑波的脸上,痛得黑波啊哟一声惨叫。

????捂着脸连退了几步,黑波在心里暗道,这小伙完全就是个疯子。看来今天不跟他说清楚,他肯定不会罢休。

????看到顾秋又要扑上来,黑波道:“够了,惹上你算我倒霉。”

????顾秋红着眼睛,“少哆嗦,走吧!”

????黑波道:“我不能跟你去,你自己去涟水山城看看。”

????顾秋道:“如果没有,我再找你算账!”

????说完,掉头就走。

????刚好一辆的士开过来,顾秋拉开门跳上车,扔了一百块钱出来,冷着脸道:“涟水山城,快!”

????涟水山城,是一座私人别墅,三层小楼的院子,占地近五千平米。这里风景独好,绿树成荫,做为安平一个未开发区,虽然有点偏,却落了个清静。

????谢步远和汤洋,果然正在二楼的大厅里。

????汤洋黑着脸,杀气腾腾。

????谢步远坐在沙发上,漫不经心地抽着烟。客厅中央,跪着一名三十不到的男子。通往客厅的三个门口,各守着三名年轻人。

????这些人的目光,全都焦聚在汤洋和那名跪在地上的男子身上。

????汤洋很生气,扶了扶眼镜,指着跪在地上的男子吼道:“你自己说,该怎么办?”

????地上的男子磕头道:“汤哥饶命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真的不敢了,我一定好好改,改掉这个坏习惯。”

????“改!”汤洋哼了一声,突然骂了起来,“他md,当年要不是老子救你,你早就被枪毙了。白瘌子,你自己说,老子给过你多少次机会了?你居然敢碰老子的女人,活腻了是不?”

????白癞子几乎是趴在地上求饶,“汤哥,我真的不知道她就是你的女人,我不知道啊。如果我知道她是您喜欢的女人,借我一千个胆,我也不敢啊!”

????汤洋怒气冲冲,“不敢,这世个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事?要是老子去晚一点,你会说不敢?我看你敢得很!”

????白癞子趴在地上,“汤哥,再给我一次机会,真的,就一次。”

????谢步远也想劝他,算了吧!就饶了他这一回。可看到汤洋的脸上,带着一种无情的冷漠,他就不说话了。

????汤洋狠狠道:“行,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。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你自己说,该怎么办?”

????白癞子听说可以免自己一死,爬起来道:“谢谢汤哥。”

????说完,他就卷起衣袖,拿起茶几上一把刀,呼--!

????“啊--啊--啊--”

????一刀剁下去,白癞子的左手,生生被剁断。五根手指还在颤颤地动,旁边的人看了,一个个胆颤心惊。

????血水,在客厅里溅开。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,白癞子捧着断手,痛得晕死过去。

????汤洋似乎还不解气,走过来狠狠的踢了一脚,“草,敢动老子的女人。王八蛋!”

????谢步远有些扛不住了,走过来劝道:“表哥,算了吧。他已经自己剁了左手。”

????汤洋挥了下手,几个人跑过来,把白癞子抬出去。

????谢步远看着汤洋,“表哥,那个女人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就这样藏在这里吧?”

????汤洋骂了句,“这个王八蛋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谁叫去修理那小子,他居然敢碰陈燕。”

????谢步远道:“陈燕怎么会在他的房子里?难道他们两个……”

????汤洋的冷酷的目光望过来,谢步远就不敢说下去了。

????他实在搞不明白,表哥为什么会喜欢陈燕这个女人,在国外混了几年回来,一点都没变。谢步远看到他那道目光,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
????汤洋走出客厅,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。

????推门进去,陈燕躺在床上,昏迷不醒。

????汤洋来到床边,目光落在陈燕身上,目光立刻变得柔和起来。

????“陈燕,你是我看中的女人,不管谁敢碰你,都得付出血的代价!”

????陈燕动了一下,汤洋目光中的神色一变,“不行,我不能让她见到我!”

????ps:求收藏,求票票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