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869章 约会约出来的麻烦-官道红颜 开元棋牌骗局_开元棋牌kG_开元棋牌有什么技巧

官道红颜

第869章 约会约出来的麻烦

西楼月2017-5-15 0:16:2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白若兰果然来了,看到顾秋,颇有些意外。*??*

????顾秋朝她笑了下,白若兰纯当没看见。

????这一点,顾秋有些抓狂。

????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材料合成的?这么冷冰冰的,没有一丝人情味。自己跟她,好歹也算是坦诚相见的朋友了,她却如此不近人情。

????说到上次的事,顾秋也很郁闷。

????是你自己这般主动,能怪我失控?你当拿别人当木头人啊?说实在的,他无法理解白若兰这种心态。

????在那种情况下,顾秋自然以为她是想跟自己来段什么之类的。对于这种事,顾秋基本不做,读书的时候没干过,长大了之后也没有过。

????要不是同情白若兰,他估计也不会想到这个词语。

????顾秋看到她来了,只好告辞。

????夏芳菲有些奇怪,给白若兰倒了杯水,“若兰,你怎么啦?看起来不高兴。”

????白若兰说,“哪有?”

????夏芳菲望着顾秋离去,“你对他有意见?”

????前段时间开业的时候,自己还看到白若兰和从彤聊这么开心,在得月山庄更是如此,她们都睡一床了,聊了个通宵。

????白若兰放下茶杯,“想什么呢?我和他能有什么意见。”她又否认了。

????顾秋走后,白若兰的手机响了,西楼先生打来的。

????他在楼下等,想约白若兰出去。

????白若兰答应了,对夏芳菲说,“我出去下。”

????夏芳菲喂了一句,“这个时候你去哪?”

????“他来了!”

????夏芳菲一愣,哦,明白。

????走到窗口一看,楼下果然有辆车。

????看样子,是一辆新买的保时捷卡晏。夏芳菲在窗口看到白若兰上了车,她就笑了下,摇头。唉——总算开窍了,看来有希望。

????夏芳菲一直担心白若兰,她现在都不想回新加坡,剩下的资产,全部在这里,如果没有个男人,她就没有归属感。

????但愿他们能在一起。

????白若兰和西楼先生来到咖啡厅,这里是一个充满温情的世界。带着柔情的灯光下,一对对情侣随处可见。

????他们在这里,或交头接耳,或轻声交谈,或勾肩搭肩,或含情默默。

????一名穿着旗袍的服务员,挺有礼貌地招呼客人,“您好,请问几位?”

????西楼先生道,“二位。”

????“这边请!”

????服务员就给两人带到一处幽静的角落,这家咖啡厅建在四楼,临窗而坐,感受着大街上的繁华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,的确是一种享受。

????音乐,轻轻响起。

????那是萨克斯演奏的曲子,悠扬,起伏。

????白右兰穿着一条带银片闪闪的短裙,肉色的丝袜,一字平胸的抹胸,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小褂。

????喜欢短发的她,虽然有些憔悴,但看起来比前段时间好多了。西楼先生看着她,“你爷爷的事都处理好了吧?看,我都没有时间赶过来参加葬礼。”

????白若兰摇摇头,“不必这么客气,事情都处理好了,现在我只想放下一切,好好轻松一下。”

????西楼先生留意到,这是一个刚从人生低谷中爬出来的女子,想到白若兰的处境,西楼先生道,你可以把公司的事务,交给夏小姐打理,她是一个很能干的人。

????白若兰说,“嗯,芳菲姐的确不错。再说,你们大陆的体制我有很多地方不熟,应付不过来。”

????西楼先生说,“有事可以找我。”

????白若兰喝着咖啡,“你那么忙,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。”

????西楼先生应道,“无妨,前段时间我只不过是回京城处理了一些事,现在好了。哦,如果你有兴趣,我可以带你去全国那些名胜古迹走走。说不定,对你很有帮助。从现在想,你要适应大陆,了解大陆。我们这里地大物博,山川秀丽,风景如画,你不去看看,实在有些可惜。”

????白若兰点点头,“有时间我一定去。”

????西楼先生笑了,“嗯,想去的时候,记得喊我,我陪你。”

????“谢谢!”

????白若兰看着他,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。

????左安邦也在咖啡厅里,一名年轻男子朝他走来,“久闻左市长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????左安邦打量着对方,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,黑色的休闲裤。没经过自己的允许,他就坐在对面。

????服务员走过来问,他就有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动作,“一杯咖啡。”

????左安邦的目光就落在他身上,“你是谁?”

????对方自我介绍,“余理,安平人氏。”

????左安邦看着他略带傲气的脸,不咸不淡地问,“找我干嘛?”

????余理说,“我想您可能需要一个能帮得上忙的人。而我,很适合你。”

????左安邦笑了起来,“我不喜欢太自信的人,真的,你那种自信,令人很讨厌。”

????余理说,“这个容易。”

????表情一变,余理就变得很谨慎,低调,本份的模样。左安邦见了,暗暗称奇,这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。

????“说吧,你的目的。”

????“与您合作,我要顾秋和杜小马,还我一个公道。”

????“什么理由?”

????余理的脸色,变得有些愤愤不平,那种怒火,似乎要燃烧起来了一样。

????“这是一个很凄美,又悲惨的故事。”

????余理说了当年的事,当然,他肯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。说杜小马不顾兄弟情义,抢了自己的心上人。

????而顾秋呢,则为虎作伥,与杜小马勾结,迫使自己无辜入狱。

????左安邦明白了,他能感受到,这种恨究竟有多深,有多强烈。

????做为一个男人,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自己的女人被人家夺走,左安邦点点头,“你合格了。”

????余理道,“这是肯定的,如果我没有几分本事,也不敢找您。”

????左安邦笑了下,“你还是改不了,那种自负的毛病。年轻人,我劝你一句,做人要低调。越是有实力的对手,越要低调。”

????余理道,“谢谢提醒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。”

????左安邦端起咖啡喝了口,朝另一个方向望过去。

????蓦地,他猛然发现,白若兰竟然也在这家咖啡厅。而且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。

????这名男子是谁?

????西楼先生的方向,与左安邦相背,所以他看不到对方的模样。见到白若兰这种表情,左安邦怒火中烧。

????杯子重重一放,余理是何等的精明,一眼就看到左安邦的表情,他站起来朝对方走去。

????西楼先生和白若兰正聊得开心,余理走过来。

????端起桌上一杯咖啡,噗地一声泼过去。

????西楼先生坐在那里,哪防到会有这样的事情?

????对方闷声不响,就泼了自己一脸。

????咖啡流下来,把白衬衣和裤子都染上了。白若兰这才回头,盯着余理,“你这是干嘛?”

????余理说,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让一下,我要和这位先生谈谈。”

????西楼先生看着余理,居然没有任何表情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白若兰也觉得突然,“要不要报警!”

????西楼先生道,“不必了!”他就看着余理,余理道,“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下账务的问题?你欠我们公司几百万,什么时候还?”

????白若兰就奇怪了,看着西楼先生,心中有些疑惑。

????西楼先生伸手扯了几张纸,显得特别淡定,抹去了脸上的咖啡残液,这才沉声道,“年轻人,你这种手段并不高明,说吧,谁叫你来的?”

????余理冷笑,“果然是个聪明人,既然这样,那我就不防直说。如果你识相的话,马上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城市。”

????西楼先生的脸色一寒,“好狂妄!”

????说罢,拿起手机,“阿旭,你上来一下!”

????余理看到他叫人,心里也有些紧张,果然,不出三分钟,一名孔武有力的年轻保镖大步而来,“老板,有什么事?”

????西楼先生说,“这里交给你了。”他就对白若兰道,“我们走!”

????白若兰若有所悟,本能的点点头,随西楼先生离开。

????背后突然传来啊地一声惨叫,余理的身子被人举过头顶,猛地摔下去——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